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叶橙】 中篇武侠 长河落日圆(2)

很喜欢自己写的这篇,希望大家喜欢。

传送门:

长河落日圆(1)



翌日,叶修来到半山医馆,残花已清扫干净。今日医馆中来了两三位医患,此时苏沐橙正在给人把脉,见叶修来了,挤了挤眼,示意他再等一下。


半晌后,苏沐橙开好了药方,送走了患者,便听叶修问:“苏姑娘轻功怎样?”


两人行至一片竹林深处,叶修见苏沐橙头上沾了片叶子,欲伸手取下,又觉过分亲昵,便道:“你看地上。”


苏沐橙低头间,叶修顺势取下了那片叶子,握于掌心。


“有什么吗?”苏沐橙抬头问,映入眼帘的却是叶修有些得意的笑容 


“没有吗?我刚刚明明看见了两三只蜗牛。算了,我们还是快往前走走吧。”


叶修藏好了那片叶子,快步向前走。到一扇木门前,叶修先是摇了门口悬于屋檐下的铃铛四下,而后才缓缓打开门。


“到底是去见……”即便她询问了几次,但每每都被叶修敷衍过去,话未毕,却见一白发苍颜,精神矍铄的老人迎了上来。


“你还肯来看看我这将死之人,还算你有点良心。”老人话语中是责备,脸上却又挂不住的喜悦,这时才看见跟上来的苏沐橙,两眼弯弯,“呦,还带来了个小姑娘,难得啊,姑娘你叫什么啊?”


还未等苏沐橙回答,负手站在一旁的叶修慢悠悠说:“苏沐橙。”


一霎那,不知是不是苏沐橙看花了眼,那老人竟踉跄了一下,快步走向了她,颤巍巍地握住她的手,眼眶红润,说:“你真是槿妍的女儿?”


苏沐橙站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问:“你认识我娘?”


是夜,月光澄澈如水,苏沐橙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余光中有个人坐在了身旁的秋千上,问:“在想什么?”


苏沐橙望着天上的星星,说:“在想为什么我那儿没有这么多星星。”


身边人笑了一下,没接这茬,说:“原本只是想带你见见我师父那老人家,也算是圆了他的遗憾,但没想到他会留你住一晚,你也没做什么准备,这是我的疏忽。”


“哪儿有那么多可在意的。”


“想必你也知道了,令堂是我师父的得意门生是他引以为傲的落日刀传人。我来这学武时,令堂已经出师了,因此未曾见过。”


苏沐橙闷闷地“嗯”了一声,想起白日里那老人同她说的话。



老人渐渐平复了心情,拉着苏沐橙坐了下来,道:“真没想到老夫有一日竟还可以再见你一次。你垂髫时你爹曾带着你来看过我一次。当时那混小子也在,还蹲在一边害羞得跟个女孩子一样不敢和你说话,也不知道这怂劲是随了谁,算了不提他了。对了,你的长河剑连得怎么样,老夫还尚且可以给你指点一二。”


苏沐橙搓了搓手,把情绪藏进心底,说:“八年不练了。”


“为什么?长河剑也是个难得可以内外兼修的剑法。”


“因为不敢。”老人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走进武器库拿了把剑出来,扔给了苏沐橙,很是铿锵有力道:“老夫知道你在怕什么,但天理昭昭,伪朝又算是个什么狗东西。老夫也不逼你,倘若你肯眼睁睁看着长河剑后继无人,那是你的事。今晚你在这住一晚,好好想想。”


苏沐橙轻轻摩挲着剑鞘,看着老人气冲冲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她何曾荒废过练习,只有在夜晚独自一人时,才敢在院中反复练习着三式七诀直至精疲力尽,何曾没有不在暗暗提醒着自己不忘先人之学。于人前,连承认自己是苏家儿女的勇气都没有,更遑论去承认自己是长河剑唯一的传人。


“师父和我说过,令堂是个待人温和的温婉女子,不练剑时便一个人在屋中静静看着书,看的是《说苑》《新序》。但心中却把持着一份正义,因此苦练刀法,想在这乱世中匡扶一份正义。”


苏沐橙的母亲木槿妍在她出生两三年后便染病去世了,印象中只残存一张眉眼温柔,嘴角总噙着笑意的脸。在长河山庄中也鲜少听长辈提起过,更不必说在医馆的这些年,此时听叶修提及,不由地凝神屏息。


叶修继续道:“后来的故事,可真是让我师父气得直跳脚。一日,令尊,也就是苏大当家恰巧路过这里,便停下拜会我师父。当时他研究了一套剑术,正琢磨着取什么名字合适,在与令堂私定终身后,便将那剑法命名为‘长河剑’,寓意……”


“长河落日圆。”苏沐橙接过话,心生感慨,她未曾想过手中握着的剑挥舞出的每一招每一式都饱含着爹对娘的情意,是她浅薄了。她话锋一转,笑脸盈盈对着身侧人问,“我爹在我三四岁时曾来看望过老师父,当时你在吗?”


明显察觉到身旁人一僵,才缓缓回答道:“多久之前的事了,不记得了,也许有吧。”


叶修凝视着身旁垂眸轻晃秋千的黄衫女子,温柔的月光下,睫毛的阴影弯成了一个月牙形状。




十四年前,落日山庄尚且称得上个“热闹”,山腰上,两三个师父指点着面庞稚嫩的弟子。一个传话的弟子跑来,附在一位师父耳边说了几句,便见那位师父喜形于色,舍下一旁的弟子,匆匆忙忙下了山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


彼时叶修刚入门不久,大抵是因了身份显赫的缘故,直接被派给一位师尊级的人物教授刀法。他正好奇是什么让他在一向板着脸,连句赞美都吝啬的师父脸上第一次看见了喜悦的神色,不久便见他微弯着腰,牵着个粉琢的女娃娃,眉间竟是现出几丝温柔。师父身边还站了个身姿挺拔,颇有风度的男子。大约是二人要讲些什么,男子将那小女孩牵至叶修面前,让他带着妹妹玩,注意安全。


小女孩才长到叶修胸前,睁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看着叶修一言不发,又突然咧着嘴笑,在口袋里费劲地掏着什么,却又没成功。


从小在宫中长大的叶修鲜少见到与自己同龄的孩子,更何况是女孩子,见她小小年纪紧皱着眉头,努力的样子,让叶修心中竟别有一番情愫。他走至她身前,蹲下身子,帮她把口袋里的布包拿了出来,递给她。


小女孩接过布包,小心地展开,里面竟是一排切割整齐的方糖,她洋溢着笑容,说:“哥哥给你吃。”


叶修被少女的容颜蛰了一下,觉得脸上微热,受宠若惊般捏起一块糖,迟迟舍不得吃,依旧是蹲着的动作,他咽了咽口水,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橙,你呢?”苏沐橙塞了块糖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我叫……”还未等叶修说完,便见女孩向从会客厅走出的男子奔去,留下一个蹲着的脸上还尚存羞意的叶修不知所措。


好可惜啊,终究她还是没有听见我的名字。叶修恍惚有了见着身边少女长大的感觉。


当时连字也认不全的男孩在心中默默记着那个女孩的名字十四年,仅靠着那含糊的读音拼凑出了无数种名字的写法。在偶然一次相遇后,即便不确定是不是他记忆中抹不去的故人,却执念般地总是专门空出时间穿过大半座城只为与她在医馆中度过的片刻时光。如今终于有机会了。


他贪婪地凝视着少女的侧颜,心中竟有一丝酸涩。怎么到现在,我才终于认出你呢?


月夜下,怀揣着心事的少女终是错过了身边人眼底复杂的深色。当时尚且四岁的她未留下任何印象,也未曾想过竟有如此一段故事。

风扬起她的长发,也拂去了那段他终不会讲的故事。


其他叶橙合集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