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叶橙】短篇小甜饼 最爱的人在身边

 @皮球 的点文
空少叶✘空姐橙
轻微occ  小学生文笔

 

 

又到了一年催婚日,苏沐橙自然也不可避免地被七大姑八大姨轮流催着结婚。

 

“哎呀,妈,我难得请假回家一次就不要再催来催去啦。”一波亲戚离开之后,苏沐橙只觉得身心俱疲。


苏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叹了口气:“真不是我说你什么,你看看你,也快三十了吧,不说你什么时候结婚,你就说说你什么时候能找着男朋友吧。前几天云秀才来拜过年,你看看她和张新杰的孩子都会走路了,你的呢?”

 

“那人家运气好,正巧被真爱砸中了有什么办法啊,妈别催啦,是要一起过下辈子的人啊,当然要谨慎一点选择啊。”

 

“你这是谨慎一点吗,当时云秀怀孕的时候你可是信誓旦旦说要以后生个女孩做张家的媳妇的,你现在这是要怎样,爷孙恋吗?”

 

苏沐橙“噗嗤”一下笑出声:“妈你也太夸张了,顶多年龄差大一点,怎么着就爷孙恋了,哈哈哈,妈你太幽默了。”

 

苏妈也觉得自己刚刚言语确实不当了些,“哼”了一声去厨房看看自己煲的汤了。

“沐橙,看你这苦大仇深的样子,又被家里催婚啦。”同事戴妍琦看着拉着行李箱的苏沐橙,打趣道。


“可不是吗,意料之中啊。这次没再擅自给我安排相亲对象就已经不错了。但是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等我的女儿要嫁给楚云秀的儿子,那就成爷孙恋了,你说她夸不夸张。”苏沐橙无力地拉着行李箱,一脸无奈。

 

戴妍琦笑得捧腹,说:“阿姨太幽默了哈哈哈。”


“不说我了,你和肖时钦的好日子是什么时候啊。”


“哦对,这几天太兴奋了就给忘了,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苏沐橙站定:“什么好消息。”

 

“就在你请假的那段时间,肖时钦向我求婚啦。”

 

“啊?啊啊啊啊啊!太好啦戴戴!恭喜你啊!”苏沐橙紧紧抱住戴妍琦,“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喜结连理啊。”

 

“还没定呢,就等着你回来告诉你呢。”戴妍琦看了眼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去换衣服吧。”

 

“好。”

 

当苏沐橙穿着空姐服挂上标准笑容迎接每一个乘客时,心中却暗暗地有些酸楚。

 

戴戴马上结婚啦,真好啊,那我呢,虽然一个人也很好,但是总觉得心里空空的。

 

成双成对的乘客经过,苏沐橙眼前闪过了七大姑八大姨催婚的场景,猛的吐了口气,摇了摇头,想把那些想法全部清空。

 

“你去准备饮品吧。”同事叶修走来,说。

 

“嗯?嗯。”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叶修笑。

 

叶修是她的高中及大学同学,两人关系一直很好,但不知怎么的,只能停留在朋友间的玩笑打趣,就是到不了那一步。

 

“到了这个年纪会有的烦恼呗。”苏沐橙走到帘子后去准备饮品了。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着帘子,继而去将机厢行李盖全部关上。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已是凌晨,苏沐橙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又一步缓慢地走向宾馆。

 

“沐橙,等一下。”

 

苏沐橙停下脚步,循声回头,叶修跑上前,给她塞了瓶东西,笑着说:“睡前来两颗,睡个好觉。”

 

一句“谢谢”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叶修已经离开了。

 

“谢谢。”苏沐橙看向手中的软糖,浅笑,轻轻地说。

 

苏沐橙洗漱完毕后,刷了会手机,正准备灯睡觉,忽然看见之前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的软糖,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昨晚睡得好吗?”乘客还没登机时,叶修走到苏沐橙面前问。

 

苏沐橙重重地点了点头:“很好啊,托你的福啦。”

 

夜晚下班时,叶秋和叶修坐在公园长椅上聊天。

 

“喝酒吗?”叶秋从包里掏出几罐啤酒。

 

“不了。”

 

叶秋无言地打开了啤酒:“怎么突然找我出来,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想求婚了。”

 

“什么?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那你向谁求婚啊。”

 

“沐橙。”

 

“哦那个姑娘啊。我去,你还没放下啊,你不会到现在还没表白吧。”

 

叶修不说话,从叶秋包里拿走一罐酒,“啪”一下打开闷头一下喝了半罐酒。

 

“哥再勇敢一点啊。”

 

“小子,还用得着你说。”

 

“但一下子求婚会不会太猛了。”

 

叶修瞥了他一眼,把剩下半罐也一口闷了,放在脚下踩扁,起身离开,挥了挥手:“走了。”

 

叶秋:他什么时候会喝酒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走过正在服务乘客的苏沐橙身边,往她手里塞了什么,径直走了。

 

苏沐橙默不作声收下了,走到角落打开。

 

“今晚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苏沐橙心中暗喜,她过去时遇到事精乘客满腹委屈时,常与叶修一起在路边吃着烤串麻辣烫,然后来瓶啤酒,大串吐槽着那些奇葩乘客。叶修不常喝酒,只是默默听着,或为她满上酒,或在适当时候阻止她再喝。但随着她在工作上的经验的增长,年龄渐长,也学会了苦楚往肚子里咽,也就很少再像往日一样了。虽然怀念,但女孩子矜持,总不会主动着约他,加上后来又有了交心的同事戴妍琦出现,她回想起上次一起撸串喝酒的日子竟是好几年前了。

 

下班时,苏沐橙向还在工作收尾的叶修挥了挥手,眨了眨眼。回去换了身便衣,在两人往常碰面的地方等着。

 

“久等了。”叶修看见等待着的苏沐橙,快步走来。

 

“我也刚来。走吧,又到了人生最享受的时刻!”苏沐橙拉起叶修的手腕,向前走。

 

叶修看向被拉起的手腕,咂摸着:这是个好的开头。

 

叶修按住苏沐橙的手,站住。

 

“今天换一家吃吧。”

 

“嗯?好啊,那今天就随你安排。”苏沐橙想着无非又是什么藏在小巷子里的民间美味,并没注意身旁男子隐隐表现的努力抑制的紧张。

 

叶修紧牵住苏沐橙的手,说:“跟我来。”

 

两人缓缓走进一家西餐厅。

 

“怎么来这吃饭啊,和平时风格不太一样啊。”苏沐橙对西餐厅唯一的印象就是——相亲场所

 

没错!苏沐橙在各种西餐厅度过了不可记数的难熬的相亲时光。

 

“觉得自己好久没吃西餐了,昨天听她们说这家店很好,想带你来试试。”

 

“哦哦,那来试试吧。”

 

“点餐吗?”服务员走来,颇有用意地看了叶修一眼。

 

苏沐橙注意到了那一眼,按耐住了自己想说的话。叶修把菜单递给了她,说:“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苏沐橙推回了菜单,摆了摆手,说:“我不太来这种地方,你来吧。”

 

最后叶修根据服务员的推荐点了个双人套餐。

 

服务员刚离开,苏沐橙就探头问:“刚才那个服务员是不是看上你了啊,你看看她那眼神。”

 

正在喝水的叶修呛得直咳嗽,苏沐橙连忙给他拍了几下,说:“反应这么剧烈,不会你们还看对眼了吧。”

 

叶修苦笑:“要是这么容易的话我的孩子也可以和你的爷孙恋了。”

 

苏沐橙一脸窘迫,指着叶修半天说不出来:“是不是戴妍琦!那丫头一肚子全是坏水,连这都讲。”

 

叶修含着笑并没说话,这时服务员送餐上来,“吃吧。”

 

苏沐橙点了点头,拿起刀叉,一副要大战一场的阵势。

 

正当苏沐橙与牛排较真时,甜点送了上来,一下子四周寂静,刚刚说是去上厕所的叶修缓缓走了过来,光打在他的身上,极为柔和。

 

“虽然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地方,但是不好意思啊,我下面想要说的话实在是无法在麻辣烫店里说出来。”说完,叶修“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苏沐橙霎时不知所措,仓皇放下手,刀叉落下与盘子碰撞,清脆的声音响起。

 

“我,我,叶修,你,你,怎么回事啊。不行,我冷静一下。”苏沐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中闪过的全是她与叶修的点点滴滴。

 

从学生时代到职场时代,每一次心酸失意时身边总有他的陪伴。一直以为或许是她错了,不是真爱难寻,而且她没有冷静下来,去看看自己的身边,其实也有自己爱的人啊。她想自己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和叶修在一起,似乎因为是她,总是标榜着单身万岁,身边的朋友即便有的有美满的生活,却也不乏过早结婚承担生活的重担,最后的结局也是不合分开。

 

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多想想,即便与对方熟识多年,但却也不一定就是要共度下半生的人。但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她

 

那就是——接过他手中的戒指

 

和他在一起,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打个小广告,其他叶橙合集

评论 ( 5 )
热度 ( 49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