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喻黄】 一卷旧事 上篇

在好友日日热情推荐下,最近我就算是小小地翻个墙吧。(该人日日推销喻黄让我差点忘记叶橙大法好以及盛世美颜的小周,明天小周就要出场啦!!!)

至于叶橙,这周末见啦。

上篇

 “老师,这一任皇帝为什么只在任三年便让位?”一位正在私塾中上课的童稚模样还扎着包子头的童子问。

被唤作老师的长者闻言,突然陷入了回忆:“这件事啊,那还真是件旧事了,真想听?”

童子点头,眼中是渴望。

“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

 

那一日,盛夏暖阳。

“你好啊,我是黄少天。”一位少年热情地向眼前这位正专心读着书的人介绍自己。

读书少年闻声抬头,眼前的少年在阳光下有些闪耀地扎眼,他放下书卷,淡淡说:“四皇子喻文州。”

见他虽言语如其他人一样冷淡但目光却丝毫没变,黄少天便接着说:“我知道你啊,就是那个书呆子,不写策论不谈政事的皇子,真是奇怪呀,其他的皇子都拼命在皇帝面前高谈阔论你却总是沉默,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说几句啊。哦,难道你是想......”

“真是如传言般聒噪啊。”喻文州打断了他。

黄少天却突然神情激动:“你认识我啊!”

“自然是认识的,将军府长子,你既是少将军,又身负武略之才,还是离我远些为好。”喻文州重新拿起桌上书卷,慢悠悠说。

黄少天却不死心,依旧在那里自言自语:“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知道那些皇子有多无聊吗,一个个嫌我惹人烦,尤其那个大皇子,居然当着我的面教训我说作为少将军应该成熟稳重为上,真是,能打胜仗不就行了,我为他父皇保卫国家他还颇有意见,我怎么活还要他多话......”

“大哥说的确实不错,你身上担负着许多,确实应当成熟稳重。”喻文州依旧埋在书中,“但......”

“但什么?”

“你若不想活成他人口中那样,也未尝不可。”喻文州微不可闻地笑了笑。

黄少天的眼睛却突然亮了,从未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可不就是,虽然你是书呆子,却挺懂事理的嘛,我以后来皇宫便只找你了,可比那些知道我是少将军不敢言,眸中却露着鄙夷的人好多了......”

喻文州只由着他说,不再多言。

以后有这样的人陪伴吗,好像挺聒噪,但好像也很有意思的样子。

 

大皇子府中。

“大皇子......”一人在大皇子耳侧说着什么。

“与四弟关系甚好?”大皇子有些不信。

“属下确认消息属实。”黑衣男子语气笃定。

“既是四弟,那便不用在意,四弟摆明了不争这皇位,黄少天与他交好也不妨是个好消息。四弟性格温和,恐怕也是逆来顺受,你暂且退下吧,有事再报。”

“是。”那人便消失无踪了。

喻文州吗?有趣,四弟,我倒看看你是不是真对这天下江山毫无兴趣。大皇子望着墙上的群山图,笑了笑。

 

“听说你最近与四皇子交好?”将军府中,黄将军坐在堂上看着兵书,听着黄少天正迈入堂中,冷不丁问了一句。

“爹,不会连这事你也要管吧,我和谁关系好那是我自己的事吧,管也要有个限度吧......”

黄将军紧盯黄少天,一字一顿说:“自然是不管,但你切记,将军府自开朝以来从未是哪个党派的,我们将军府只忠君,你务必记牢。”

黄少天此刻也严肃起来,郑重回答:“是。”

黄将军听了回答,便低下头继续看兵书,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忧。

皇帝分明知道这点,却并未有任何举措哪怕是暗示让我提醒黄少天那小子远离四皇子而靠近大皇子,迟迟未立太子,难道......是要......!!!

 

国历十五年,皇帝宣布立大皇子喻文觉为太子。

“你知道了吗,皇帝居然立那大皇子为太子,真是令我惊讶,我还以为迟迟不立太子是另有所想,没想到还是大皇子啊,他要是变成皇帝,我变成将军,我岂不是要辅佐他,想想他上次一脸正经教训我的样子,我可真是不乐意。我若为一国一将,那也只想做你的......”黄少天滔滔不绝。

“够了。”喻文州语气突然严厉,“将军府历朝历代只忠君,太子若为皇帝,那你一心辅佐他才是规矩,莫要因为一人任性坏了你将军府多少年积攒的名誉。”

这一切出乎了黄少天的意料,他支支吾吾半天,眸子里溢满了失望,却是说不出话了。

只是想做你一个人的将军,只为你护这江山。

喻文州瞥向远处,见那人已悄然离开,便放缓了语气:“我只是性急,我如今讨了父皇旨意,开府建牙,过些日子便要迁居,突然要离开这地方,也有些不舍。你如今也算位居高职,千万双眼睛盯着你,说话还是小心为妙。既然做不到成熟稳重,那在外人面前不如不说话,也免得惹来祸患。”

喻文州只觉得许久没说过这么多话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说这么多,只是看着黄少天眸中的失望,还是忍不住说了。

许久,他听见这句话。

“你搬去哪,我便去哪找你,到时候,你可切莫再说那些话了。”

因为你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明白。

下篇也会很快出炉!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