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喻黄】 一卷旧事 下篇(2)

黄少天来找他,祝贺他,不等黄少天开口,喻文州莞尔:“从此你便只能为我守国家了。”
黄少天憋了一肚子的话没来得及说,却在喻文州这一句下化为一个字:“好。”

之前喻文州一直推辞说“一心为君臣,对男女之事并无它意。”现在当了皇帝自然也由不得他了。
登基大典后的第二日上朝时,群臣百官便齐上书要求扩充后宫。
喻文州不以为意:“蛮夷企图侵犯我国边疆百姓十数年,各位不想如何解决蛮夷问题,却想着朕的后宫之事,可悲哉。”
“可是皇上,当今连皇后都没有......”礼部尚书问。
“此事不必再议,朕心中清楚。”

“母后,这皇后便由你来选吧。”喻文州请安时提到。
太后却像是早有准备,拿出一册子:“哀家自然早有准备,皇上您看。”
喻文州接过,随便翻到一页,看见了个名字“胥濯雪”,想起了前几日看的《濯雪集》,再看家世也符合,便指向了胥濯雪,道:“那就这个吧。”
原本只是打算给喻文州随意看看,她再仔细选,却看见喻文州直接定了下来,太后心中惊讶,但再看这人选,也同意地点了点头:“这姑娘哀家还记得,瞧着也是知书达理的样子,皇上既然定下了,那封后大典也可择日安排了。”
喻文州点头。

他之前还是四皇子的时候,不是没有被督促立皇妃,只是每次,都被那家伙搅乱,这一次,哎,他怕是搅乱不了了。

“陛下,黄将军求见。”
“请他进来。”
黄少天风风火火进来,看见喻文州,也不管其他人,大声问:“你居然有妻子了,想前几次我都阻止成功,我这一次肯定是阻止不了你了,哎好失败啊......”
“将军,是皇后。”喻文州放下奏折,屏退了其他人。
“哎呀,就那个意思,你懂就行了。什么时候封后大典?等你封后之后我在出发。”
“你要去哪里?”
“去打蛮夷啊,我好歹也是大将军,难不成天天窝在这京城吗?”
喻文州不语,叹了一口气,“也是。”
“那明日朝堂上便提起这件事情吧,等本将军一去,这些蛮夷人肯定抱头鼠窜......”
喻文州没认真听他说话,只是郑重说:“要平安归来。”
黄少天用力地点了点头。

封后大典上,喻文州与胥濯雪一席红衣羡煞了众人的眼睛。黄少天眼看着,嘴角却扯不出一丝笑容。
当天深夜,福贵提醒:“陛下,皇后已经恭候多时了,这奏折一时半会也批不完啊。”
喻文州一怔,脑中突然想起黄少天的音容笑颜,长叹一口气,起身。
正泰宫还是亮堂堂的,皇后坐在床上,听见脚步声,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回头望去,看见喻文州时正想起身,却被喻文州眼神阻止了。
“让皇后等候多时了。”
“没,没有。”胥濯雪红了脸。
喻文州伸出手,僵硬地摸了摸胥濯雪的头,说:“今日朕乏了,想必皇后也是,那便先歇息吧。”
胥濯雪愣住,但还是照做了。

第二日,黄少天出征。
喻文州那日起便卧病在床,一日日严重,太医皆言药石罔效。
在前方战线传来捷报时,皇帝身体却又突然好转。
喻文州拿着黄少天的亲笔信,手一抖,信件随着风飘到了地上。

国历二十一年,喻文州退位,让位喻文觉。
“等等皇上。”知道喻文州准备去四皇子府继续生活,胥濯雪赶上他,“带上我一起吧。”
喻文州看着这个姑娘,心中叹息,他负了她。
他应允了。

在胥濯雪的记忆中,喻文州之后的日子便是坐在庭院中的石凳上,时常看着那棵被砍的只剩下树根的树发上一天的呆,她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看着那树根。

那天,黄少天照例来找他,在庭院中习武,一时风沙起,迷了他的眼,他便不小心砍了这棵树。

有你在时,这天下还是天下,你不在了,这天下便成了一桩桩烦扰的琐事。
这皇帝,不当也罢。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