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喻黄】 一卷旧事 下篇(3)

当时为什么想当皇帝呢,喻文州有一天这么想,好像是因为看见了他眼中的失望吧。他为什么失望呢?实在是不记得了。真害怕啊,有一天,你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我也会忘了。

大风起,风拂乱了他的发,他负手站立,眼中好像出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天,也是如今天一般的温暖啊。
真怀念啊。

国历四十年,太上皇喻文州逝。

长者讲完了故事,童子唏嘘不已:“那先皇到底和时任大将军什么关系啊。”
长者摇头,这些旧事他哪会知道啊。
只有那两人知道。

评论
热度 ( 37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