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叶修生贺【叶橙】 浮生未歇 第二章

祝小队长二十岁生日快乐
这一篇磨了四五个小时,希望大家喜欢。

第二章

那日叶修亲访中丞府,虽是先斩后奏惹得苏父苏母心中稍许不悦,毕竟是从小捧在手心的明珠,但叶修诚恳的态度也让二老心中放下了些心。


“你什么意思啊!”叶修快离开时,苏沐秋喊住他。


“日后我也该喊你兄长了。”叶修笑。


苏沐秋气不打一出来,语气中多了些不耐烦:“你知道我不是在问这个,前日才见过我妹妹,昨日便传来圣旨要娶我妹妹。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修依旧淡淡道:“令妹活泼可爱,深得我心罢了。”


苏沐秋沉默半响,说:“当真会待我妹妹好?”


苏沐秋看着叶修离开,听见他留下一句:“择日而已。”


苏沐秋愣住,择日代表着什么他明白,若是不愿意,便一直拖也是无人限制的。叶修的背影已经消失,苏沐秋愣了神。


转眼苏沐橙已到嫁娶年龄,一日叶修来到中丞府,请求苏沐橙陪他入宫。


苏沐秋虽表露反对,苏沐橙却淡淡点了头,并让哥哥放心。


马车上,苏沐橙还未开口,便听叶修说:“今日是有一事相求。”


苏沐橙心生好奇,问:“竟是让我帮忙,我当真忍不住好奇。”


只听他叹了口气,说:“我有一个好友,是当今左丞相姜成河。”


“哦,那我认识,他妹妹是当今圣上宠妃奚妃。”


“不错,今日所求之事正是与奚妃有关。”


“为什么叫奚妃啊,觉得有点奇怪,啊,我不打断你了,不好意思。”


“无妨,这问题不如由你去问她。左丞相知她妹妹心中郁结,想求一女眷入宫,哪怕是陪她说说心中话。”


“知道了。”


“不问问其他的?”



“说的不是挺清楚的嘛,但是,为什么会知道她妹妹的心事?”


“奚妃心有男儿志,志在四方为国。可在当今,你也知道,恐怕不可行。”


“困于那一方天地,只留妃子间的争宠谋害,想想也明白了几分她的心中所想。”


“奚妃幼时我还见过,性格也是硬的很。”叶修想起往事,心中不免唏嘘一二。


“就算如此,为什么是我?”


“与我亲近的女子还有谁?况且,”叶修顿了顿,眸中带笑,“皇上也想见见,是谁让我去求圣旨一封。”


入了宫,苏沐橙便见到了奚妃,眉眼间不似叶修说的硬朗反倒是柔和,说话也是吴侬软语般的腔调。

“这便是哥哥为我求来的知音么?”奚妃屏退了周围人,淡淡地笑。


“恐怕是我了。”


“世间皆言奚妃是朵解语花,今日一间果真倾国倾城善解人意。”



“这些话免了,不过以色事君者尔,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


这话把苏沐橙噎住,她凝视奚妃久久尚未说话。


“既如此,何必入宫?”她听见自己这样问。


“既不能为国,便只可为家。”



“难道竟是……”苏沐橙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不错,是本宫自己要求哥哥让我入宫。”


世人皆知,皇帝听闻姜成河一诗才纳奚妃入宫。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那,入宫,便要软了自己的性子,灭了自己的棱角。”



“这又何难,相比于庸庸碌碌一生倒是幸福的多。”奚妃说的云淡风轻。


“为何名为奚妃?”


“‘奚者为奴,怜我奚儿,囚于闺阁囹圄,终不得见世间川峦,人生百态。’这是我哥哥赐我的

字。”


苏沐橙再也笑不出来了,她咬紧下唇,垂下眼眸,沉默。


倒是奚妃换了话题:“这些事情如今有人吐露已是本宫的荣幸,你也不必伤怀。我日前见过叶公

子,竟没想到他会为一女子求圣旨,这是你的福气,应当珍惜。他人会祝你二人长相厮守,我却

只想祝你们拥有山高水长的一辈子。”


“谢谢。”这二字苏沐橙说的郑重。


苏沐橙离开时,叶修早已等待多时,她便加快了脚步,问:“是要面圣了吗?”


叶修笑:“再等一下,和奚妃相处的如何?”


苏沐橙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说:“和想象中有些差异。”


又接着说:“就算奚妃想入宫,为何姜大人又会同意?”


她听见叶修缓缓地说:“女子生活本就不易,行为举止皆有万双眼睛盯着,动辄得咎。有福气的女孩皆是未出嫁时有父兄爱护,出嫁之后佳偶守候,倘使生了反骨反倒受苦。若不灭了你反骨,日日增长如此气焰,放纵你心中欲望,焉知便是爱你?不过害了你罢了。古来有一番作为的女子固然载入史册,但命运坎坷,轰轰烈烈之后,便是长久的寂寞。我若有妹,岂舍得她颠沛流离,情愿她默默无闻。固有一日得荣耀垂名,也皆因此女有兄,上了战场救了君国,治了洪灾利了万民,为她挣得诰命贞妇之名。何故推脱自己之责,一身荣辱皆绑于女孩身上?”


苏沐橙突然想到什么,说:“这便是哥哥教我读《春秋》《左传》等史,甚至懂几分丹青古琴之道却唯唯不让我读任何兵书的原因吗?”


叶修点了点头,他听苏沐秋说过,苏沐橙一日叹息“庭院深深深几许”,苏沐秋听闻震惊之余,便下定决心教她念书,哪怕千万人反对。只是,不教兵书。


“那什么又是山高水长的一辈子?”


“令我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这才是山高水长的一辈子。”


“怎么听都觉得很难啊。”


叶修笑了,苏沐橙从未见过他这样笑,他说:“对别人确实难,登天难,对你倒是易如反掌。”


苏沐橙愣住,只觉得脑子杂乱,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修莞尔,说:“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该面圣了。”


部分参考《昭奚旧草》


其他叶橙合集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