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山君

回来啦啦啦啦啦
头像来自微博@BAOOONE

【喻黄】 一卷旧事 下篇(3)

当时为什么想当皇帝呢,喻文州有一天这么想,好像是因为看见了他眼中的失望吧。他为什么失望呢?实在是不记得了。真害怕啊,有一天,你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我也会忘了。

大风起,风拂乱了他的发,他负手站立,眼中好像出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天,也是如今天一般的温暖啊。
真怀念啊。

国历四十年,太上皇喻文州逝。

长者讲完了故事,童子唏嘘不已:“那先皇到底和时任大将军什么关系啊。”
长者摇头,这些旧事他哪会知道啊。
只有那两人知道。

2017-05-14

【喻黄】 一卷旧事 下篇(2)

黄少天来找他,祝贺他,不等黄少天开口,喻文州莞尔:“从此你便只能为我守国家了。”
黄少天憋了一肚子的话没来得及说,却在喻文州这一句下化为一个字:“好。”

之前喻文州一直推辞说“一心为君臣,对男女之事并无它意。”现在当了皇帝自然也由不得他了。
登基大典后的第二日上朝时,群臣百官便齐上书要求扩充后宫。
喻文州不以为意:“蛮夷企图侵犯我国边疆百姓十数年,各位不想如何解决蛮夷问题,却想着朕的后宫之事,可悲哉。”
“可是皇上,当今连皇后都没有......”礼部尚书问。
“此事不必再议,朕心中清楚。”

“母后,这皇后便由你来选吧。”喻文州请安时提到。
太后却像是早有准备,拿出一册子:“哀家自然早有准备,皇上您看。...

2017-05-14

【喻黄】 一卷旧事 下篇(1)

这是我最近写的最带感的一篇,尤其到最后
写完这篇应该就和喻黄告一段落了 还有点小悲伤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吧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包含敏感词 就分成三部分发了 不好意思 (我也很蒙逼为什么会有敏感词。。)
(突然发现这一周一下子写了四篇。。。)

下篇
最近这些日子,皇子间人心惶惶。
究其原因,都是那四皇子喻文州,原本不写策论不谈政事的他突然积极起来,父皇也是对他赞赏有加。
“喻文州到底想干什么!”太子喻文觉一掌狠狠拍在桌子上。
太子太傅眼睛一转,拱手回答:“莫不是这平王世子对这位子有了兴趣。”
正中太子想法,喻文觉心中千万恨,原本少了喻文州这样强劲的对手还庆幸不少,如今形势却不容乐观。
“那怎么办?”喻文觉虽然恼怒但...

2017-05-14

【喻黄】 一卷旧事 上篇

在好友日日热情推荐下,最近我就算是小小地翻个墙吧。(该人日日推销喻黄让我差点忘记叶橙大法好以及盛世美颜的小周,明天小周就要出场啦!!!)

至于叶橙,这周末见啦。

上篇

 “老师,这一任皇帝为什么只在任三年便让位?”一位正在私塾中上课的童稚模样还扎着包子头的童子问。

被唤作老师的长者闻言,突然陷入了回忆:“这件事啊,那还真是件旧事了,真想听?”

童子点头,眼中是渴望。

“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

 

那一日,盛夏暖阳。

“你好啊,我是黄少天。”一位少年热情地向眼前这位正专心读着书的人介绍自己。

读书少年闻声抬头,眼前的少年在阳光下有些闪耀地扎眼,...

2017-05-11

© 奚山君 | Powered by LOFTER